首页>公司信息合同>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博士彭以低价“卖”长城宽带:“最大的私人电信运营商”的生存困境

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博士彭以低价“卖”长城宽带:“最大的私人电信运营商”的生存困境

时间:2021-05-24 16:48:08 公司信息合同 我要投稿

本报的见习记者Qu忠芳和李正浩从北京报道

博士身处转型困境中的Peng(60080 4. SH)继续“买卖”。继以23亿元人民币出售数据中心的相关资产后,彭博士最近宣布,打算出售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长城宽带”)旗下4家全资子公司的100%的股份。称为“长城宽带”)。整体成交价仅为100万元。但是,《中国商报》记者注意到,彭博士仍然保留北京,上海和深圳的互联网访问业务。

这也意味着,最初专注于“ Internet访问+数据中心”的Peng博士已经出售了他以前的主要业务资产。对于拥有“第四大电信运营商”和“最大的公司,称为“私人电信运营商”的公司,这家公司迫切需要改变其业务模式。彭博士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:“该公司以前采用零售方式,但现在它更多地是一个定制的数据中心,采用轻资产战略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,并与合作伙伴共同创造并分享收益。”

此外,应该指出的是,在“出售”前几个月,彭博士还对长城宽带实施了债转股,即长城宽带约26亿元的债务。已转换为长期股权投资。此举使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从负值变为正值,从2019年底的约24亿元人民币增加到今年6月底的约1. 33亿元人民币。

该交易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上海证券交易所”)的查询。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彭博士进一步披露:“破产公司在上一时期继续进行大量增资的主要考虑是这种情况。资产出售的一揽子计划,有关信息的披露是否完整,准确,短期的债转股和资产出售,将导致债权损失,并损害公司利益。”

从“香酥”到“弃子”

根据《关于转让子公司股权的公告》,彭博士“计划转让其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,河南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,沉阳彭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”。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。该公司100%股权的转让价格总计为100万元人民币。”

公告显示,彭博士本次转让的四家子公司全部亏损,到2020年上半年总亏损约637 7. 24万元。其中,长城宽带遭受的损失最为严重,上半年净亏损571 5. 42万元,2019年净亏损超过26亿元。彭将其26亿美元的长城宽带债务转换为对他的长期股权投资,这使长城宽带账簿上的净资产数字从负数变为正数。

应该指出的是,长城宽带曾经是中国最大的私有宽带运营商。它成立于2000年4月,由长城集团和中信集团共同投资。自2010年以来,彭博士在家庭宽带领域做出了更多努力。为了让长城宽带进入他的钱包,他开了两年多的竞标之路。

2010年4月,彭博士宣布竞购长城宽带50%的股份和转让方8亿元人民币的债务,但第一次竞标以失败告终。第二年,彭博士终于如愿以偿地获得了长城宽带50%的股权。股权价值为6亿元人民币,外加4.债务8亿元人民币。彭博士为此付出了约1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。 2012年4月,彭医生再向转让人支付了7. 5亿元人民币,并取得了长城宽带剩余的50%股权。为了获得长城100%的宽带,彭博士已支付了超过17亿元人民币。

在这方面,《世界电信》主编刘启成向记者分析说:“迟早要剥夺无利可图的长城宽带。”私有宽带提供商由于没有基本的网络资源,因此对基本运营商采用批发和再零售模型。过去,他们能够依靠地面获得社区资源来赚取差价。但是,随着基本运营商光纤网络的不断升级,固定和移动网络的融合(如手机套餐中宽带服务的直接赠送),再加上“提速降费”的政策,目前宽带市场几乎处于饱和状态,行业利润被大大压缩,使用传统运营模式的私人宽带公司的生存空间被大大压缩。

记者查询了三大运营商的财务报告数据,发现传统宽带市场的“北联通和南方电信”双电源格局早已被打破。今年上半年,中国移动的家庭宽带用户规模达到1. 81亿。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保持着市场第一的稳固地位,分别为1. 53亿和0. 86亿。

《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博士彭以低价“卖”长城宽带:“最大的私人电信运营商”的生存困境.doc》
将本文的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博士彭以低价“卖”长城宽带:“最大的私人电信运营商”的生存困境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